google有什么好的:浅论GFW对文化的影响

我是位白内障患者,住在一座偏远封闭的小镇上。曾经年轻的我也曾双目健全,直到十年前的那天,厄运降临。对于那场震惊全村的意外,我不愿太多回忆,一方面是历史毕竟过去了,一方面也是因为记忆模糊不清,只记得一些片段——事情来的毫无征兆,仿佛一些飞虫闯入我的右眼,视线开始模糊,本来我没什么警觉,直到几个月后,越来越模糊,越来越严重,右眼甚至不间断的开始失明,那些日子如同天塌下来一样,我不断的咒骂右眼,不断怨恨自己的身体。后来骂累了,医院也去过了,毫无办法。
看书时,我要眯着右眼;找东西时,我要竭力让右眼缓和帮助左眼寻找;走路时,我要左顾右盼再三确认。记得有一次我要找一篇论文参考的文献,在镇上唯一的书店里转了一圈又一圈,拿到了无数类似却又牛头不对马嘴的东西。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更可怕的是,我们那个镇子里,并不只有我一个人这样。我问了同伴,他们都接连出现问题。我们开始寻找原因,是我们的基因问题么?是基因导致右眼视网膜出现功能性故障?后来,我们不约而同怀疑到镇上的化工厂。
化工厂的老板姓方,他是党镇长的干儿子,是的,镇长姓党,这并不是我们镇上的传统姓氏,他是个孤儿,是党收养的孤儿。他在80年代的时候收了个干儿子姓方,后来把他培养成大学生,后来还当上教授,前几年说要自主创业,从学校辞职来到镇上,据说是带来了新的配方。我们开始寻找证据,想要上访,但通通都被拦下了,有用的证据被党镇长一手压下了。
慢慢村子里越来越多人注意到自己的眼睛有问题,但是奇怪的是大多数人息事宁人。我们几个小伙伴人轻言微,说服不了族里的长辈站出来举报方教授。日子一天天过去,渐渐全村人都患上了白内障,甚至,我们镇出生的孩子也都患上了白内障。孩子们从来没见过光明,在他们的世界里,色彩原本就是那么暗淡。
庆幸的是,我是镇子里为数不多的高中生,还跟外面的伙伴有联系,有他们的陪伴,哪怕只剩左眼我也觉得日子还是过得下去的。我也老了,已经习惯一只眼的生活。镇里经常会开家族大会,互相鼓励缅怀——一只眼的我们也是正常人!当然我从不相信这个鬼话,但也只能聊以自慰。
现在情况更糟糕了,我们慢慢都不能上网,只能看镇子里特殊的印刷品,那天我在看白内障的研究资料时,竟然从书页里看到镇上卫生所——《论镇卫生所的白内障有效治疗案例》,鬼才信你,一例都没好好嘛,后来定睛一看才知道是印刷厂的李厂长接了广告费,在我们的书上都印上了一些东西。我想,等我我眯着眼打完这些字,也许以后再也碰不了电脑,我的日子该多么无聊。
白云,也快看不到了。
今天,有个镇上的可爱的小孩问我:‌‌“为什么县城来的小孩会有这么高的优越感?人有一只眼睛就够了啊,两只眼有什么好骄傲的?‌‌”
我笑了笑,又无奈的摇了摇头,‌‌“你真聪明。‌‌”
======
以上
祝方教授长命五十八。
创建于2015-05-16

Continue reading

中国要求美国科技公司服从政府管控

http://cn.nytimes.com/technology/20150917/c17pledge/

香港——长期以来,中国政府都把该国巨大的市场当作与美国科技公司博弈的筹码,现在它要求一些美国公司直接承诺遵守一些有争议的政策。这些政策可能会要求公司向政府提交用户数据和知识产权。

三位了解内情的人说,今年夏天早些时候,中国政府向一些美国科技企业发送了一份文件,要求它们承诺不会危害中国的国家安全,并且会在中国境内保存中国用户的数据。这三位人士要求匿名。

信中还要求美国公司确保其产品“安全可控”。这是该领域的一句行话,行业团体称,可以借此迫使企业建立允许第三方访问系统的“后门”,提供加密密钥,甚至交出源代码。

该文件突显了中国对美国高科技产业施加影响力的方式。北京方面计划下周在西雅图举办一场科技论坛,让掌管中国互联网的鲁炜与苹果(Apple)、Facebook、IBM、谷歌(Google)和Uber等科技企业会面。这场论坛显示出,中国可以让一些世界领先的科技公司参会,尽管奥巴马总统表示,中国反竞争的行为正在损害美国公司的利益。这个论坛的时间安排配合了习近平首次对美进行国事访问的安排。

对于美国科技企业来说,这种情况颇为棘手。许多公司希望能赶在本地竞争对手占据市场之前,抓住中国的商机。但它们必须谨慎行事,因为中国政府对一些问题相当敏感,比如内容审查和安全问题。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市场,但Facebook和谷歌都遭到了中国网络过滤系统的屏蔽,无法在该国提供核心业务。

目前还不清楚是否有哪家被邀请参加西雅图科技论坛的公司收到了承诺书。一名知情人士说,该文件的发送方是“中国信息安全测评中心”,很可能是在中国互联网主要监管机构的压力下发送的。

目前还不清楚中国官员希望这些公司何时对这份承诺书做出回应,但他们可能希望在下周的科技论坛上,或者是中国互联网监管部门在今年晚些时候举办的互联网大会上看到一些迹象,知情人士表示。

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没有回应对这份承诺书发表置评的传真请求。

Uber、苹果、谷歌、IBM、微软和Facebook尚未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该承诺书使用的措辞与最近颁布的《国家安全法》相似。该文件的开头是:“本公司严格遵守‘不损害国家安全,不损害消费者利益’两条底线”。它还要求该公司作出六项承诺,其中一些看似无害,如保证产品的安全性等,有些则不然,比如配合外界“产品的安全可控”进行检查。这可能是在暗示,同意中国对产品进行监控。

在过去一年中,中国官员曾试图说服美国公司支持一些不同类型的声明。在中国互联网监管机构去年主办的一场会议上,他们让与会者对一份声明提供反馈,但只留出了很短时间。该声明称,各国应当有权制定自己的互联网法律,即使这些法律授权对互联网进行审查和监控。因为遭到反对,这份声明最终遭到放弃

签署新的承诺书,将会开创美国公司公开与北京方面合作,使其能够窥探用户的先例。相反,拒绝签署会给进军中国广阔市场的公司带来新的限制或处罚。

在大多数情况下,美国公司会设法在中国按照北京方面的意愿行事,同时在美国开展游说,呼吁就中国的一些法律表达反对。它们称,这些法律限制市场准入,迫使企业进行技术转让。

为了保护在中国的业务,一些公司已经转让了知识产权,并与潜在的中国竞争对手开展合作。一些公司承诺做出大规模的新投资,并使用中国共产党领导层喜欢的说辞。

叫车服务公司Uber的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最近发表讲话时表示,该公司带来的进步“必须与稳定性相和谐”,中国官员经常使用类似说法来显示社会及政治动荡的危险。IBM在中国的营销材料使用了“构建和谐社会”、“中国梦”等说法,后者是由习近平创造的短语,象征着中华民族的复兴。

本月早些时候,戴尔(Dell)承诺未来10年在中国投资1250亿美元,这一金额大约是该公司在2013年私有化时市值的五倍。思科公司(Cisco)在6月份承诺,未来几年在中国投资100亿美元。高通(Qualcomm)今年早些时候表示,该公司将帮助一家中国芯片制造商研发先进的半导体材料,IBM将某一系列服务器的知识产权转让给了一家中国公司。

高通拒绝置评。思科和戴尔未即回应置评请求。

“大家都认为,如果被视为中国的朋友,那进军中国市场就要容易一些,”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高级研究员亚当·谢加尔(Adam Segal)说。“由于压力急剧增加,大家都在加倍努力地运用这个策略。”

Nick Wingfield自西雅图、Neil Gough自香港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Speech that Enables Speech: China Takes Aim at Its Coders

https://www.eff.org/deeplinks/2015/08/speech-enables-speech-china-takes-aim-its-coders

The maintainer of GoAgent, one of China’s more popular censorship circumvention tools emptied out the project’s main source code repositories on Tuesday. Phus Lu, the developer, renamed the repository’s description to “Everything that has a beginning has an end”. Phus Lu’s Twitter account’s historywas also deleted, except for a single tweet that linked to a Chinese translation of Alexander Solzhenitsyn’s “Live Not By Lies”. That essay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1974 on the day of the Russian dissident’s arrest for treason.

We can guess what caused Phus Lu to erase over four years’ work on an extremely popular program from the brief comments of another Chinese anti-censorship programmer, Clowwindy. Clowwindy was the chief developer of ShadowSocks, another tool that circumvented 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 by creating an encrypted tunnel between a simple server and a portable client. Clowwindy also deleted his or her Github repositories last week. In a comment on the now empty Github archive Clowwindy wrote in English:

Two days ago the police came to me and wanted me to stop working on this. Today they asked me to delete all the code from Github. I have no choice but to obey.

The author deleted that comment too shortly afterwards.

Github, the host for both repositories, reported a DDoS attack on the days between these two incidents. While Github has not commented on the source of the current attack, the evidence strongly suggests that a previous DDoS against Github in March was conducted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pressure the company to remove the repositories of two other anti-censorship programs.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control of the Internet passes through regular waves of enhanced repression, often tied to a significant political event or protest. Many commentators have connected a current wave of media and Internet crackdowns to a forthcoming military parade commemorating World War II in Beijing on September 3.

But even as a peak moment in a temporary spate of repression, the intimidation of GoAgent and ShadowSock’s creators represents a continuing escalation by the authorities against technologists.

Chinese law has long forbidden the selling of telecommunication services that bypass 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 as well as the creation or distribution of “harmful information”. Until recently, however, the authorities have not targeted the authors of non-commercial circumvention software, nor its users. Human Rights in China, a Chinese rights advocacy and research organization, told EFF that, based on its preliminary review, VPNs and circumvention software is not specifically prohibited under Chinese law. While the state interferes with people’s ability to use such software, it has not outlawed the software itself.

In November, Phus Lu wrote a public declaration to clarify this point. In the statement, he stated that he has received no money to develop GoAgent, provided no circumvention service, nor asserted any political view.

Phus Lu’s caution at that time was prompted by the police questioning of another technologist, Xu Dong, a supporter of the Hong Kong opposition Umbrella Movement who was detained in the same month for “picking quarrels and creating disturbances”. According to the Washington-based blog China Change, Xu Dong, who goes by the nym Onionhacker online, had also been working on censorship circumvention code. During his detention he was told by the police that he had committed “crimes of developing software to help Chinese Internet users scale the Great Fire Wall of China.”

Even if it’s unclear what law Xu Dong had broken, if any, in November, the legal and political climate has grown even more aggressively anti-Internet since then. A new National Security Law came into effect on July 1 , which provides the authorities with a wide remit to oversee “internet information technology produces and services” that impact national security (Art. 59), as well as maintain “network sovereignty” (Art. 25). It seems that is already being interpreted to include the creators of circumvention software. A sweeping bill on cyber-security is also in the works.

The targeting of software developers by China is a new and worrying trend, but one that we’re seeing occur around the world. Authorities everywhere are realising that one way to sabotage free expression is to intimidate those who build the tools that enable that speech.

Technologists like Phus Lu, Clowwindy and Xu Dong are now facing the same political scrutiny and intimidation in authoritarian regimes as independent writers, publishers, poets or journalists did in Solzhenitsyn’s time. Code is speech: and using police intimidation to compel these creators to delete their code repositories is as serious a violation of human rights law as compelling a writer to burn his or her own books.

It’s also as ultimately futile: while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have chosen to target and disrupt two centralised stores of code, thousand of forked copies of the same software exist—both on other accounts on Github and in private copies around the Net. ShadowSocks and GoAgent represent hours of creative work for their authors, but the principle behind them is reproducible by many other coders. The Great Firewall may be growing more sophisticated in detecting and blocking new circumvention systems, but even as it does so, so new code blossoms.

Meanwhile the intimidation of programmers remains a violation of the human rights of the coder—and a blow to the rights of everyone who relies on their creativity to exercise their own rights.

广电总局禁令扩大范围:机顶盒只能用国产TVOS1.0

http://tech.sina.com.cn/t/2015-08-22/doc-ifxhehqr6181208.shtml

据《人民邮电报》报道,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于近日发布通知,决定扩大TVOS智能电视操作系统在有线运营商中的试点范围。这意味着,日后各地有线运营商推出的OTT机顶盒等终端只能安装和使用TVOS1.0,不得安装其他操作系统。
据了解,此次强推的TVOS电视操作系统,是广电总局与一些研发单位共同研发的智能电视操作系统。TVOS 1.0于去年6月初正式发布。随后,广电总局发令,要求有线电视OTT盒子须安装TVOS系统。当时,首批试点在江苏有线和上海东方有线两家有线电视运营商,分别承担了各50万套的试点推广任务。

而现在,广电总局扩大了试点范围,要求各有线电视网络公司所采购或集成研发和安装的智能电视机顶盒等终端必须使用TVOS1.0,同时需要遵循NGB下一代广电电视网的相关技术规范。另外,TVOS 1.0 系统相应的增加了信息安全模块,加强了用户的信息安全保障。此外,TVOS 1.0 还兼顾了现有操作系统的技术,比如Linux、安卓等。

对于智能电视究竟更适合哪种操作系统,业内一直没有明确的统一。尽管90% 的智能电视目前采用的是安卓系统,但是越来越多的电视厂商已经开始尝试其他的选择。LG 公司表示,打算在旗下70%的电视上安装其收购的Web OS 系统。三星也已经做出规划,下一步智能电视将采用自己开发的Tizen系统。在电视系统市场还没有完全稳定的情况下,广电总局这一规定也是出于抢占市场的考虑。然而有终端电视机企业表示,TVOS 1.0 全面市场化之后将会对电视机上的应用进行管控,或许会影响智能电视应用的发展速度。

重要的不是翻墙有多难 而是已经没人想要翻墙

今天,代理又坏了。我和几个朋友又打开微信群,开始讨论如果它就此死掉,下一步我们该换什么别的方法。
最近几个月,这个只聊翻墙问题的群常常被顶在微信第一页。

我现在在用的这个工具一个月60块钱。乍一看,这个数字不高。可如果你从好几年前就开始尝试翻墙,一步步的为这件事花越来越多的钱,就会觉得这个价格其实不低。更为重要的是,当现在我再和人们讨论起“我一个月花在翻墙上的钱有60块”时,绝大多数人的反应都是“WOW,那真是太贵了。”

其实我特别能理解这件事,因为在大多数人眼里,翻墙本来就不应该花钱。

早些年,翻墙确实不需要花钱,一个在线代理就搞定了,而且是纯免费的。那时候翻墙需求非常小,不仅是因为那年大家普遍知道的少,更因为那年需要翻墙的网站特别少。偶尔碰到一个打不开的,在线代理输一下地址,看两眼,关掉网页,就算完事了。而随着六七年来多的令人费解的网站一个又一个的变成了404,翻墙,才成了一件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

很多人一听到我抱怨付费的翻墙工具又不好用了,就存在感满满的跑来跟我说自己的免费VPN还很好用。对于这样的人,我历来连回复都懒得写。还在用VPN尤其是免费VPN的人,通常还处在翻墙最最基础的阶段,根本不足以谈论这件事。时至今日,你做许多许多事都要翻墙,甚至看个外国大学官网登登人家的博物馆都要翻墙,请问你每天要连线和断线VPN多少次呢?你耐得住那个烦吗? Continue reading

忍辱认命还是否决了之?—梁家杰议员在香港立法会上发言全文

政改,来到即将表决的时刻。否决一个「指鹿为马,得不偿失」的烂方案,不足惜。最重要是,立足原则,守住「一国两制」初衷。

20150619075517270

莎士比亚名剧《王子复仇记》,有句脍炙人口的话,「To be, or not to be」,何文汇博士译做「忍辱偷生,还是一死了之?」 今次政改,同样面对一个「To be, or not to be」局面。 中央给出来的人大8.31决定,不可撼动,同香港人无商无量。明白地讲,不给香港人真选择,摆到明,这个制度如果香港人「拿住先」,就会「拿一世」。明知是这样,我们应该「忍辱认命,还是否决了之?」To be, or not to be? 我的决定十分清楚,不会动摇,投反对票。这一票,对得住历史,对得住香港民主运动的先驱同后来者。

上星期,一千多个公务员无惧秋后算账,联署公开信这样讲﹕「我们不认为否决政改方案就可以解决香港面对的问题,我们只是认为,通过了目前的政改方案,更会令这个璀璨都市,光辉到此。」 呢段说话十分触动我,我们这些生于斯长于斯的人,眼见光辉的香港近年不断沉沦,怎么会没感触呢? 如果我们今次通过政改方案,就是连拒绝指鹿为马的尊严都丧失,以后就不能再有自己的思想,香港人就从此沉沦。

中央逼香港人接受的,不只是一个选举方案,而是盲目顺从的态度,放弃自己的认知与是非之心。 九七回归后,官商勾结变本加厉,民怨沸腾,现行政制是问题根源、是帮凶。中央极左思维主导,误判形势,摧毁与港人互信,不断消耗这一代同下一代香港人对《基本法》、「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的信心,处理香港普选问题的专横态度,等于说,不等五十年这么久了,中央要名义上「一国两制」,实际上「一国一制」。 中央背信弃义,以人大8.31决定响应香港人嘅普选期望,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半途而废。一纸白皮书,一道8.31大闸,令香港人极度失望与消沉;引发这一场雨伞运动,见证新世代对实现普选再无耐性和信心。

普选特首和立法会,不系香港人一厢情愿嘅非份之想,而是《基本法》白纸黑字,答应香港人回归后将会享有的选举权利。 《基本法》二十多年前写得不算差,多项条文以中央「自我约束」精神为本,香港内部事务不受干预,香港制度与价值得以保留。说真的,当年不是这样写,会有这么多人选择留下来不移民?九七回归会有这样顺利吗?可惜,中共政府过河拆桥。 中央逃避兑现普选承诺,有迹可寻。保皇派所谓「如果没有占中事件、没有公民提名主张,中央就不会这么强硬」,全部是借口。澳门够乖啦,澳门又有普选吗?

中共外交部曾经披露回归前中英谈判的信件,引述谈判期间,「英方问中方能否保证2007年后香港有普选?」,中方答:「中央不用保证,因为这是特区自治范围内的事务,会由特区作主。」 基本法起草委员会主任委员姬鹏飞1990年3月在人大发言,也证明《基本法》只系规限九七回归后头十年的选举办法。 换言之,本应最快2007、08年可以普选特首同立法会,但中央一路拖延、摆龙门阵、加强干预,2004年人大释法,政改三部曲变五部曲,2007年又一次人大决定,终于说,2017可以普选特首,2022可以普选立法会。香港人又怀疑又期待,但好快见真章,又是一次骗局。

去年6月国务院发表《「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宣示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是一个伏线,要香港人准备对政改认命。两个月后揭底牌,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8.31决定,一锤定音,只准香港实行「中国式普选」,中央要控制选举结果。 中央一意孤行,要利用提名程序,筛剩2至3个共产党认可的人「出闸」做特首候选人。香港人走入投票站投一票,实际只是被利用来合理化一个筛选,给予一个「假借普选之名,实为中央钦点」的特首虚假认受性。 最弊的是,这个制度香港人一旦「拿住先」,系千秋万代,王光亚主任好哲学的这样讲「修改前,长期有效」。 今次政改一旦通过,中央政府可以向全世界宣称,按《基本法》第四十五条,履行了它的责任,兑现了普选承诺。既然交了功课,何来诱因和压力将来要修改,交第二份功课呢? 既得利益特权者联盟近亲繁殖的特首,一旦可以利用选票获得假认受性,在得其所哉以后,还有政治上的理由、诱因和动力去改变吗? 政府推销政改,骗、打、吓,什么招数都出齐,官员同建制派还整天说,「拿住先」啦,将来制度会「优化」,旨在洗脑。「拿住先」就会「拿一世」,是中央定调,根本没得商量。

林郑月娥司长又话,政改过不了,是「民主退步」。我必须更正她,以正视听,一个简单比较:成为特首候选人,现在是八分之一选委提名,即是要从1200选委当中拿到150个提名就可以参选;根据8.31决定,就要拿601个中央制定选委会成员提名,门坎高了四倍,是退步,还是进步呢? 其实,何只政改,原本由香港自行管理的其他内部事务,中央干预越来越多。比如,免费电视牌照事件,立法会应否调查梁振英,中联办都要插手,左右议员的投票取向。 香港沉沦,「一国两制」危乎,除了因为中央干预,还要加上特区政府自身败坏,而以近三年梁振英政府为甚。 梁振英当选特首第二天一早,就去中联办谢票,这一幕,香港人记忆犹新,更刻骨铭心。

梁振英得到中共真传,将香港「大陆化」、「共产化」,人治取代程序公义,礼崩乐坏,近亲繁殖「特权者联盟」,更以政治斗争为乐,事例罄竹难书。 「一男子」只手遮天,不择手段阻止王维基经营免费电视,固然是一例;79日雨伞运动,梁振英投下87枚催泪弹,纵容警察头头滥捕滥告,他并无设法修补社会各方的矛盾,只作壁上观,还利用学生的评论文章小题大造,自编自导「港独」危机以巩固自己的权位;「重斗争,轻民生」之作,还有三年以来,梁振英迫立法会通过拨款成立创新科技局,宁愿牺牲其他民生项目,上星期五,明明立法会财委会有四小时,可以审议同通过发放综援补贴、公务员加薪、兴建安老院舍等无争议性的拨款申请,但政府不肯交这些项目上来讨论,务必要成立创科局的拨款申请打尖,议员不就范,他就冤枉议员抵制,误导公众是议员阻碍他发补贴。至于梁振英自身的寓所违章占地及收受澳洲企业五千万元的丑闻,他就逃避责任,也得到中央包庇。

学生烧《基本法》、球迷嘘爆国歌、特首民望长期不合格、警队民望急速下滑、港人身分认同走势等等,越积越厚的「深层次矛盾」,社会撕裂,靠勉强推行一个「假普选」制度,也破不了局。 梁振英说,否决政改后专注民生。民主与民生不可分割,梁振英这样讲是不切实际。也许,他不介意,因为社会矛盾越深,越是他的政治本钱。 好多人问,「后政改」,民主运动怎么走下去?我认为,首先,争取真普选的人包括泛民议员在内,各自稳守岗位,确保立法会今日否决这个烂方案。否决后,咬紧牙关,继续向中央展示香港人争取民主普选以处理深层次矛盾的决心,说服中央,普选不会危害国家安全,政通人和,香港才能安定繁荣。另一方面,发展公民社会的潜在力量,对各项本地民生议题密切把关,作出反应,维护「一国两制」,与人权、法治、平等、廉洁等核心价值,防止香港继续沉沦。 有句话说,当上天关上一扇门,同时必会打开一扇窗:过去一年,我见到好多年轻、专业新兴力量,百花齐放,如雨后春笋,老怀安慰。只要人心不死,纵使障碍重重,我对香港的民主运动依然抱着希望。 政改一役,民间觉醒后的座右铭是「自己香港自己救!」。未来32年,新世代为2047年香港前途而发出的「命运自主」呼声,只会越来越响亮。香港人,无论属于边个世代,都应该分担这个责任,维护香港的价值与制度,目标是「一国两制,跨越2047」。

强权可以压倒道理于一时,但强权不能永远压倒道理。作为无权者,只要我们毋忘初衷,立稳原则,议会内做好把关,与议会外的年青政治力量共同协作,立足香港本位价值和市民最大利益去倡导政策,我有信心香港会终见真普选,香港人终会做真老板。香港终会再见政通人和,香港会继续璀璨,光辉永久。

中國劫持百度廣告流量攻擊GitHub

http://cn.nytimes.com/china/20150331/c31hack/zh-hant/

香港——長期以來,中國政府一直在使用一套複雜的互聯網過濾器作屏障,阻止民眾訪問政府認為含有危險信息的外國網站。這套過濾體系被稱為「防火長城」(Great Firewall)。

但最近,試圖幫助中國互聯網用戶規避這種審查的網站,遭受了一系列攻擊。在這些攻擊中,「防火長城」似乎被用作了武器,將流經它的海量網絡流量中的一部分,指向一些網站,使目標網站過載。

中國政府的這種做法,既利用也損害了本國的互聯網公司百度,它是中國最大的搜索引擎。那些攻擊手段似乎劫持了本應流向百度的廣告和分析流量,然後再將那些流量轉移到較小的網站上。這種攻擊方式被稱為分佈式阻斷服務(distributed denial of service,簡稱DDoS)攻擊,巨大的數據流可以起到讓那些網站癱瘓的效果。

北京一方面希望控制網絡信息流動,另一方面又希望鼓勵本土科技產業的增長。當下攻擊性極強的新策略,生動地顯示出北京正在這兩種慾望之間,艱難地尋求平衡。

最近這一輪攻擊的主要目標是GitHub。它是一個頗受歡迎的網站,充當著程序員的代碼庫。該網站對中國的科技企業來說必不可少,但同時也託管着多個頁面,讓用戶可以訪問在中國被屏蔽的網站。 Continue reading

王志安:一个关于雾霾的微观调查

去年五月,一年一度的秸秆雾霾来袭。

整个华北平原陷入一篇混沌,就连一向空气质量不错的南京,pm2.5的数值都爆表了。火灾,交通事故,接连发生。一片迷雾当中,我和我的同事驱车来到冬小麦的主产区,安徽淮北的濉溪县。

接待我们的县委宣传部长一脸疲惫,由于中央明确提出向雾霾宣战,安徽省向中央立下了军令状,整个安徽省要做到零火点。但没想到,全县的过火面积依然有差不多50%,在6月份的某一天,濉溪县的着火点还名列全国第一,这让整个县委县政府备感压力。

第二天,我们去了遂溪县过火面积最大的村庄老家村采访,村支书和村委会主任都没精打彩。两个人都因为防火不力受到了处分,分别被降为副书记和村委会副主任(嗯,你没看错),此前上交给县里的2000元防火保证金也打了水漂。

老家村有十八个自然村,村里有县里的驻村干部,乡里的派驻人员,和整个村委会的所有工作人员,投入到防止农民烧秸秆的工作中。麦收前,村委会的工作人员挨家挨户上门宣传秸秆不能焚烧,谁家的田烧的话就处理谁家,但村民普遍非常抵制。为了增加执法的威严,县里专门出台规定,私下烧秸秆一旦被抓,罚款2000,拘留十五天。但所有这一切,都没能抵挡农民的智慧。 Continue reading

何清涟:社会共识完全破裂——从柴静纪录片的遭遇说起

——从柴静纪录片的遭遇说起

柴静关于雾霾的专题纪录片《穹顶之下》,是一部不错的雾霾科普片,如果说数据之类让观众不能产生直观印象,那么当她谈到自己找北大实验室主动要求当实验者时,研究员告诉她这个实验没法做,因为实验时要设一个伦理安全值,结果是实验室的空气比外面要好。这个细节,足以让中国人清晰地认识到自身生存环境的危险性。

国人共享一国空气,无人能够逃避。在社会共识严重破裂的今日中国,这一问题本应最容易达成社会共识,但对柴静纪录片的相关讨论,表明中国社会已完全无法取得任何社会共识。

阴谋论与变相维稳论

各种指责很多,一条被做成图片广泛转发短文是阴谋论的代表:“柴静的纪录片表明官方已经可以熟练利用互联网舆论进行官民互动,是好事。片子传递出的价值观,也是好的。片子也是好片子。有人为柴静的未来担心,那真是没看懂整个故事的情节:1、新环保部长刚刚上任。2、视频一出,人民日报等官媒力推。3、多位现任官员在片中接受采访。4、反腐矛头已经对准两桶油。5、之前网传两桶油要合并。6马上要开两会了。” Continue reading

张雪忠:防治雾霾不能“从我做起”

柴静女士制作的关于雾霾的纪录片,经由网络公开发布后,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和讨论。在众多的支持和赞扬之外,亦有人对纪录片的制作方式和内容提出了批评。由于这部纪录片得到了官方媒体的推介,有人甚至质疑它是否真是柴女士独立制作的。鉴于我本人并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可靠信息,我不想介入这些方面的争论。

这部记录片除来聚焦雾霾的来源及危害,还特别呼吁每一个中国人“从我做起”,为解决雾霾危机做出私人化的努力。在中国,不少关心各种社会问题的人,都喜欢在公共讨论中发出类似的呼吁,希望人们能够为了问题的解决,各自做出私人化的努力和牺牲。这种颇为时髦的呼吁,还有各种以格言形式传播的变种。比如,“你有光明,中国便不再黑暗”;“你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等等。

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试图表明,这种将公共问题的解决诉诸私人化努力的做法,不但无助于问题的解决,而且还将误导人们偏离真正的解决之道。

私人化的努力,只能解决个人问题,不能解决公共问题。雾霾危机在中国出现,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一危机可以说已经威胁到每一个中国人的生存,我想信,每一个神智正常的中国人,都希望能尽快缓解乃至消除这一致命的危机。但不幸的是,这一危机并未显现合乎中国人一致愿望的缓解迹象。

将公共危机的解决,寄托于人们自觉的私人化努力,这其中包含着一种根本性的认知错误。公共问题就其本性而言,就不是可以经由私人化的努力得到解决的。假设公共问题可以通过个私人化的努力得到解决,政府作为公共机构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Continue reading

叶檀:“马桶盖”现象

春节海南游客多到针插不进,但让当地人失望的是,与用集装箱从日本拉回消费品的热情相比,游客在当地的消费热情不算太高。

扎根当地的企业家与当地官员向笔者表示,冬季到海南度假的中国游客,很大一部分是在海南买了房子或者租房租了几个月的家庭,这些家庭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最省钱的办法,甚至还可以赚钱,他们或者到当地居民的农贸市场买菜,讨价还价特别在行,一些会钓鱼的人拿着钓竿在海边一坐一天,钓到鱼拿到市场上出售,夏季甚至会到公共喷水池冲个凉,中午坐着免费观光大巴吹空调看风景,简言之,很大一部分人是去海南岛过日子的,不是度假的,他们不接受度假物价。

海南还算幸运的,根据最新数据,2014年海南全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首超1000亿元,增长12.2%,高于全国0.7个百分点。去年中国社会零售品总额消费增速下降,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1月在例行发布会上介绍,2014年全年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6.2万亿元,同比增长12.0%,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0.9%,比上年同期分别放缓1.1个和0.6个百分点。5000家重点零售企业销售额增长6.3%,较上年回落2.6个百分点。对GDP的贡献率倒是维持在高位,全年最终消费对GDP增长贡献率51.2%,比上年提高3个百分点。问题是,网络消费还会维持目前的增长吗?而以往作为重要力量的政府企事业单位消费还能维持吗? Continue reading

李承鹏:为什么要后半夜吃肉?

引语:我们互不信任,我们互相仇恨,这个用互相绑架的方式建立的国家,人人互交投名状,不签订合同,这个国家居然没有一个根本性的合同,你只是一个股市里一个被套牢的散户。

1969年11月15日,一个枯萎的男子被拉到开封东郊一家火葬场,口鼻变形,下巴有一片淤血。那是开封很冷的日子,有风无雪,由于身材高大,他的双脚裸露在吉普车厢外。无人知其来历,负责喷洒消毒水的人们被告知,这是一个烈性传染病人。他被塞进火化炉,很快变成一堆小小的骨灰,编号为123的骨灰存放证上写着——姓名:刘卫黄;职业:无业。

三年以后,他的家人才被告知死讯。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刘少奇。

多年以后,有个叫曾成杰的湖南商人被秘密枪决(也许是注射)。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但它在共和国历史上注定只是一件小事,很快就被遗忘。比起前任国家主席,一个湖南新邵县二流商人被处决时未改其名、未隐其地,家人才两天就得到了通知,想一想,就没那么铭心之痛。至于枪决还是注射,在每家法院都有一个党委,整个国家由政法委而不是法典决定生死······的前提下,这并不重要。 Continue reading

中共教育部长“奇谈怪论”再遭讽刺

1月29日,中共教育部长袁贵仁在大陆高校座谈会上称,要加强“意识形态阵地管理”,包括对西方原版教材的使用管理,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课堂。“不允许各种抹黑社会主义的言论在大学课堂出现,不允许各种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言论在大学课堂蔓延;不允许教师在课堂上发牢骚、泄怨气”等。

袁贵仁相关言论引起舆论和网民持续、普遍反弹。

网民“郭学明”讽刺袁贵仁的言论自相矛盾。“当他下达这样的指示时,正穿着西服,系着领带,脚穿西式皮鞋,对着西式‘麦克风’讲话。”

“难道教育部长准备取缔现代教育制度,取消教育部,取消小学中学大学,恢复私塾和科举制度吗?”

“教育部长是不是想禁止在学校传播任何党派的政治主张?如果是,还真不错。”

“郭学明”认为,来自西方的自由、宪政、民主、人权、平等、法治等价值观,必须大力传播。

一些网民质疑:官员们争先恐后把儿女送往西方是去改造西方价值观?天朝搞的那一套主义,官员们自己都根本不信,还要强加给学生洗脑?还用抹黑么,现在谁还说社会主义必将战胜资本主义?《资本论》和《共产党宣言》算不算是传播西方价值观的教材?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心理学、教育学、哲学、油画和素描等,哪一样没学西方? Continue reading

环球时报 | 病态的“民国热”是对历史的侮辱

今天是台湾地区的“双十节”,“中华民国”那个在大陆社会中几乎沉没的记忆符号,这些年因种种缘由又浮现出来。是的,它不全是记忆,它还在台湾保留了一块残片,并在统独问题上扮演着复杂角色。过去的一个世纪国家历尽沧桑,大陆社会见多了,前进了,也对围绕“中华民国”的各种元素多了些宽容。
然而在大陆互联网社区的一些角落,以及在少数知识分子中间,出现了一种对“中华民国”的病态缅怀,以至于一些小圈子里甚至形成“民国热”。这种思潮的积极分子对大陆的民国时期不断进行浪漫主义描述,称那是个“民主”、“自由”、而且“崇尚知识”的时代。
这种论调的基础是当时中国少数高级知识分子的境遇。他们相对于当时的工农大众挣得很多,大学教授的家庭都用得起多名仆人,铁定属于当时的上流社会。此外民国时期出了几名大师级的学者,他们受到当下学术界的普遍推崇。
有非常少量的人宣称他们不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十·一”国庆节,而“只过双十节”,在小圈子里博得掌声。
必须指出,赞美民国作为一些人表达对现实不满的一种方式,是有逻辑的。作为对旧时代的一种“纯怀念”,也可以理解。怀旧是人类的一种基本情绪,这就像民国的国学大师王国维和辜鸿铭怀念满清时梳辫子,中国现在还有一些人怀念“文革”时代一样,它们都有复杂的社会原因及心理原因,成熟社会对它们的态度应是能宽容时则宽容。
然而有些人把“民国热”当成一个意识形态甚至政治工具,来挑战大陆社会的主流历史观和对现实政治的认识,他们的鼓吹就不再是小资的东西,而是在搞恶意欺骗,他们的把戏应当毫不客气地予以揭穿。
民国真的好吗?如果它真好,当初就不会被中国人民那么坚决地抛弃。中共以成立之初才几十个人的“小众”,其力量甚至不如今天微信上一个稍大点的圈子,却用28年的时间动员了全中国的老百姓,摧枯拉朽般把国民党的庞大国家机器打得七零八落。如果不是当时的国民党政权烂透了,烂得我们今天难以想象,彻底失了民心,这一切怎么可能在这么大的国家里奇迹般发生!
当时大学教授的境遇大概的确不错,但全中国当时才有几所像样的大学?一共才有多少教授?一项研究表明,1936年中国所有大学的在校学生只有41922人,这还不到今天一所清华大学的在学学生人数。
少数大学教授当时的优越生活对工农大众来说,是很不公平的。知识分子与工农如此之大的社会差距在发达社会里不可想象。有人指责怀念民国大学的人,称他们是怀念当时大学教授百倍于工农薪酬所支撑的那份生活,不能不说这样的指责有一定道理。
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堪称“一团糟”,当时的国家治理甚至没有深入到基层社会,也未能突破地方力量的实际割据,是浮在半空中的,而且受制于西方列强。上世纪40年代末的中国内河里还游弋着英国军舰。这样的国家面对东洋小国日本的侵略,无法进行强有力的反抗动员,国民党政权应当对中国遭日寇的蹂躏承担责任。
今天的中国,无论在综合国力、国际地位、民生水平以及对国民各种权利的综合保障能力方面,都远远超过了当年。我们可以怀念民国时期的一首歌,一道风情,以及一些时间越久越让我们感到亲切的面孔,但歌颂那时的国家制度和它所带来的影响,这是对中国历史以及推动这个国家发生伟大变化的所有人的侮辱。
还是让“民国热”作为小资情调保持其特有的醉意吧,最好别把它带到正儿八经的舆论场来。因为它会瞬间变得十分丑陋。稍微一扒,它里面的无知和装腔作势就暴露无遗。